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智能化已是常态 数字课本可以有吗?

2018-06-11

  5月初就有消息说,第三代人教版数字教材已经面世,“可听、可看”,还可以互动,同期的信息还透露,该数字教材已经在北京、广东等省市落地。

  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,前两天看见有中学生扎堆行走马路,想着这事没过脑就纠缠学生问起来,结果他们一副不知所云的样子。其实吧,我也是不知道这数字教材是怎么个“落地”法,这才有了好奇之问。

  应该是念想的极简理念作祟,我一直觉得上学所使用的教材——包括大学的诸多课本,是一堆极其浪费的物件儿。怎么说呢,从小学到高中毕业,课本完全、纯粹就是一次性消费品,也许有心人或有留作纪念的,但除此之外,绝大部分教材文本通常的归宿只有一个目的地,并且多半是唯一的去处,那就是废品收购站。虽然有这种感触,但从未多想,一来不是该想的事儿,二来也习惯了这样的现实。

  直到有一天,看到海外一些国家的情形有异,才真正有理性的意识:课本作为一次性消费品确实欠妥。

  实际上,这个关于纸质教本的一闪念也已是几十年前的事了。当时感觉老外重复使用课本的措施——也就是教材书本只要完好,就一直使用,长大的学童走了,课本书不走,留下给新来的继续学习使用——还暂时糊涂了一下:深以为是良策。

  这个账其实是不用算的,简单想一想,祖国实乃泱泱大国,每年都有数以亿计的,甚至近乎全新的(在精心爱护课本的孩子守护下)课本沦为废纸,对此,森林先生一定极其痛心。而十年学业下来,细心的家长们也会发现,累积起来,这显然也是财务上的大数目。

  虽然家长们即使不是“不在乎”钱的大户,也不会节省此类费用。

  要是十年里只开支很小百分比的课本损耗费,估计家长们还是乐见其成的。而且,这样的文化(课本)传递养成,还可以起到公共物品保护、爱护的良好示范教育作用,培养新一代的公共(集体)意识……显然是一举多得的好事。

  可是,我的这种美好愿景,在宣扬几次都碰壁后,才意识到自己的理想设计实则是臆想。事实上,一本教材的重复使用很少得到家长们的认可。其中的主要原因确实也不是那么好通融的,虽然未必是客观条件的阻隔。比如,旧书新书怎么分配?谁会乐意使用面相陈旧的书?这种公共伦理困境下的思维,的确被很有道理的外形所包裹,很难驳倒。虽然我们如真实行了教本的轮转,这本该不是问题,或者是可以很好解决的问题——大家都有公共责任意识了不是?

  但接下来的其他问题就不好解决了,像教材内容的更新转换,以及有点诡异的清洁卫生问题什么的,等等。

  现在好了,数字教材之下,这些应该都不是难以解决的问题吧?包括交互传递中的细菌忧虑,而假如人手一部平板(电脑),数字内容的转换更新,在智能化已是常态的今天就更不能够成为问题了。尤其是在便捷的网络之下,还有移动(随身)可得的互动,和更优的明天期待,如像远程的教育联动……可以说,在根本上就可以收获教育质量均衡化的效用,特别是对偏远之地的家长、同学来说,这无疑是巨大的福利。

  还有更重要的一面。以前各种课本堆积如山,数理化语文外文之类,无不单独霸占书包一隅,还有数倍甚或数十倍于此的各种教辅参考资料,整得背着书包的小同学像压在大山下的小人儿一样,家长们跟着疲劳是常态不说,但凡望子成龙的家长走神,意志薄弱一下,免不了会心疼得让紧绷的心重复受伤……

  畅想一下,如果是平板电脑在手,别说数理化外,就是来一个相当规模的图书馆,也可以轻松放在衣服口袋里,然后还可以听音乐、看世界,美丽的自然风光和人文艺术品,学子们都可以亲临般收获图影,还可以跟着爱好兴趣步入专业的公共课堂……得到解放的远不只是儿童少年的纤弱腰肢和身体!

  至于纸张节约之下的森林欢悦,以及并行的雾霾杀手重新活跃,等等,那都是不用多说的。

  智能化的,形象一点说,像kindle那般的数字课本什么时候来啊?有人期待吗?

冷荞麦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